当前位置 > 首页 > 国际新闻 > 正文

信保业务新规划禁区提门槛 长安责任等6险企或受冲击
  • 发布时间:2019-12-25
  • www.princesdrawingschool.org
  • 原标题:长安责任、渤海财产保险等六家保险公司在新规划的信用保险业务限制区受到冲击。

    近日,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向行业发布《信用保险和保证保险业务监管办法(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办法》”),进一步加强信贷业务监管,规范业务行为,防范和化解风险

    业界就新法规的影响达成了一致。《办法》提高了保险公司发展业务的门槛。从业务范围、制度和机制上看,明显强化了对信用保险业务的监管要求。 蓝鲸保险(Blue Whale Insurance)注意到,一旦《办法》登陆,长安责任保险、渤海财产保险等六家保险公司可能会被拒绝,因为它们面临着开展融资信用保险业务偿付能力充足率的要求。此外,浙江财险等四家保险公司也有可能达不到标准。

    影响不限于此。据行业分析,随着监管门槛的提高,开展信用保险业务的市场主体将面临“洗牌”,风险控制能力薄弱的中小保险公司可能“出局”。信用保险业务将进一步集中在主保险公司,业务盈利能力有望提高。

    源头控制提高门槛,长安负债渤海财产保险等6家保险公司融资信用保险业务受阻。

    据了解,目前的信用保险业务监管是2017年发布的《信用保证保险业务监管暂行办法》。然而,随着信用保险业务的快速发展,新问题不断涌现,监管升级势在必行

    首先,《办法》将信用保险业务分为融资性信用保险业务和非融资性信用保险业务,并列出了前者的专属资格要求 从定义上看,融资信用保险是指保险公司为债务人在债务融资行为中的履约信用风险提供保险担保

    保险公司从事信用保险融资业务,最近两个季度末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不低于90%,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不低于180%;降低融资信用保险业务承销限额,留存负债累计余额不超过上季度末净资产的10倍,减为4倍(特许保险公司除外);将单个履约方和关联方融资信用保险业务留存负债余额从上季度末不超过净资产的5%降至不超过1%;承保金融信用保险业务的被保险人不得为自然人。

    随着消费的升级和消费金融的兴起,融资信贷和保险业务迅速上升,但展览过程中的风险也需要加强。 一名保险内幕人士向蓝鲸保险(Blue Whale Insurance)指出,融资信用保险业务的操作风险更高,监管要求自然也更高。早在《办法》发行前,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就一直在监控该行业融资信用保险业务的操作风险,以指导其规范发展。

    那么,如果《办法》正式实施,根据监管要求,是否有任何保险公司因资质要求而被拒绝?

    蓝鲸保险对2019年第二季度和第三季度的偿付能力报告进行梳理后发现,长安责任保险、渤海财产保险、富邦财产保险、安化农业保险、中煤财产保险和苏黎世财产保险等六家保险公司的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连续两个季度低于180%的标准线。第三季度,浙江商业财产保险、阳光农业保险、泰康在线和安信财产保险四家保险公司的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也低于180%

    上述保险知情人士指出,该法规对开展融资和非融资信用保险业务的保险公司提出偿付能力要求,以更好地控制风险,确保受欢迎程度。“如果不满足这些条件,一个是放弃这种业务,另一个是想方设法提高偿付能力。”

    “基于偿付能力要求,不符合条件的保险公司自然不能继续开展新的融资信用保险业务,这是显而易见的,”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保险研究室副主任朱盛骏对蓝鲸保险说

    朱盛骏指出,从业务增长的角度来看,信用保险业务近年来发展迅速,几乎已经成为第四大财产保险类型。然而,从理赔的经验来看,许多主体的综合成本率都超过了100%,导致承保损失。 个别受试者也经历了影响公司利润和偿付能力的相对较大的风险。 此外,有限的整体信贷环境和偶尔发现的信贷风险事件也影响了保险公司在提供信贷保险服务方面的作用。 在这种背景下,《办法》提高了门槛,“要求保险公司具备非常强的风险控制能力”。

    “目前,保险公司对信用保险业务更加谨慎,”一家财产保险公司的首席业务官向蓝鲸保险(Blue Whale Insurance)指出,考虑到自身的控风能力和严格的监管要求等因素,“即使他们觊觎,他们也是主动或被动撤退。”

    市场参与者面临洗牌,小公司被“淘汰”,大公司进一步“集中”。

    除了对市场参与者的资格要求进行明确分类外,《办法》还重新定义了信用保险业务的业务范围 例如,“金融衍生产品业务”被纳入信用保险业务不允许承保的融资业务范围。

    此外,《办法》还首次明确了保险公司应制定合作组织管理制度,建立准入、评估和退出机制。 在与合作组织签订的协议中,应明确双方的权利和义务,有潜在风险和违法行为的合作组织应及时终止合作 加强对合作组织经营行为的监督管理,避免误导销售和虚假宣传

    保险公司通过互联网开展融资性信用保险业务,还应按照《互联网保险业务监管规定》,在官方网站的显着位置披露保险产品、保单查询链接、客户投诉渠道、信息安全保障、合作互联网机构等内容,并在被保险人主动确认后,设立单独的保险意愿确认界面进入保险流程。 合作的互联网组织在其业务中的显着位置披露了上述信息。

    同时,保险公司应当依照法律法规开展追偿和催收工作。对于境外托收,应与代收机构制定业务合作规则,明确双方的权利和义务,加强对代收机构业务行为的管理。

    这些规则都揭示了对以前在信贷和保险业务过程中出现的非法搭售、暴力催收等问题的监管力度有所提升,并加固了系统围栏。 "加强对合作机构的管理可以使商业行为更加规范."朱盛骏指出,以前信用保险市场存在一些混乱。随着信用保险业务风险控制要求的提高,“保险公司开展信用保险业务相对更加谨慎,更加注重风险控制能力的提高,这有利于信用保险业务的长期可持续发展。”

    ”目前,在80多家财产保险公司中,约有60家开展信用保险业务。由于会展业“门槛”的提高,参展市场参与者的数量可能会相应减少,”朱盛骏说。他认为,玩家数量的减少可能不会影响整个信用保险市场的业务量。“这个市场需求真实,集中度高,更多的是行业内不同参与者之间的结构调整。” 总体而言,中小企业的控风能力有限,经营信用保险业务的风险较大,影响较大。

    上述财产保险公司的商界领袖持类似观点:“在业内看来,信用保险业务未来仍将增长空。除了特殊的风险时间,利润率相对较好。几家大公司正在积极规划他们的业务。今后,信用保险业务将进一步集中在总部保险公司。” 文章指出,《办法》推出后,一些风险较高的业务将被封杀,业务风险将会降低,“但有条件参与的市场参与者数量也会减少,业务盈利能力预计会提高。” 风险控制能力不足的保险公司退出对行业来说是件好事,可以降低系统风险。"

    责任编辑:王金河

    资阳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princesdrawingschool.org 技术支持:资阳新闻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