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社会新闻 > 正文

【网评】构建面向国际和未来的儿童个人信息保护制度
  • 发布时间:2019-09-25
  • www.princesdrawingschool.org
  • 我必须在4天前分享它。

    8月22日,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发布了《儿童个人信息网络保护规定》(以下简称《规定》),这是改善中国个人信息保护体系的重要一步。它也是2013年后个人信息保护领域的一项特殊规定《电信和互联网用户个人信息保护规定》。特别是考虑到生成这种强化规范体系的背景,即《网络安全法》于2017年6月实施,《个人信息保护法》被纳入第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立法计划,《数据安全管理办法》《个人信息出境安全评估办法》已完成公众征集意见,《未成年人保护法》今年将提交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审议,并在2006年和2012年后进行第三次修订。可以看出,中国的个人信息保护体系和保护体系的系统立法对于未成年人而言,它受到高度重视和完善。相信引入《规定》将对推动上述两个领域的制度建设起到积极作用,为中国建立国际和未来儿童个人信息保护体系奠定坚实的基础。

    长期以来,尽管国际社会特别关注儿童的个人信息,但其特点是相关立法的不平衡。例如,美国于1998年颁布了《儿童在线隐私保护法》,但欧盟1995年的数据保护指令没有规定保护儿童的个人信息,即使在2016年《通用数据保护条例》也只有有关儿童数据保护的原则性规定。在国内和国际保护儿童个人信息的背景下,《规定》的引入是对国内外共同关注的重要回应。在制定过程中,还为儿童借用和开发了国际相关制度和规则。信息是个人信息保护的一个特殊领域,《规定》充分体现了加强保护和特殊保护的制度共识和国际观念,充分体现了国际视野和立法的先进性。

    儿童个人信息保护系统需要考虑到儿童作为特殊主体缺乏认知和判断能力。当涉及与个人信息相关的决定和风险判断时,监护人需要代表他的帮助或法官。因此,当儿童的个人信息被收集,存储,使用,转移和披露时,只有儿童自己的同意不足以保护他或她的利益,并且需要监护人的同意。但是,儿童在个人信息的个人权益方面也具有一定的独立性。立法必须充分理解和尊重不同阶段不同类型儿童的特征和能力。这应该动态发展,并符合儿童成长的规律。考虑。因此,参照国际标准,根据我国的现状,将儿童年龄定为14岁,从而在保护,尊重未成年人权利和互联网产业发展之间取得初步平衡。并基于儿童监护人同意机制。给予儿童行使其纠正权和独立删除权的权利可以为在监护人同意的基础上保护儿童自治提供依据。

    同时,《规定》为儿童的个人信息提供保护,这些信息明显强于个人信息的一般规定。在保护儿童个人信息的最低必要原则中,《规定》得到更彻底的实施,规定网络运营商不得收集与其提供的服务无关的儿童的个人信息,也不得收集违反儿童的个人信息。法律,行政法规和双方协议。个人信息。与成人个人信息保护系统相比,网络运营商只要明确提示并获得主体的同意,就可以收集超出其服务范围的个人信息。上述规定更为强制性和明确性。在行使删除权利时,《规定》明确界定了行使权利的情况和方式,在《网络安全法》的基础上提供更全面和实际的保护。针对儿童个人信息披露的事故和风险,需要建立专门的预警和报告机制,这也是基于《网络安全法》的重要改进和发展。

    在目前的情况下,与个人信息保护相关的基本立法尚未系统化和完善,《规定》对儿童个人信息保护系统的建设进行了详细设计,为行业提供了更加明确的指导,系统地通过具体机制设计加强对儿童个人信息的保护。例如,《规定》要求网络运营商制定特殊规则和用户协议以保护儿童的个人信息,并指定一个特殊人员负责保护儿童的个人信息。鉴于获得监护人同意的重要义务,明确规定应同时提供拒绝选择,并应明确告知具体标准。针对网络运营商建立访问权限和内部管理系统,以及委托第三方处理,转移给第三方,披露儿童个人信息以及涉及整个儿童个人信息处理链的其他相关行为,全面并且已经做出了详细的义务。这些法规具有很强的针对性,并为行业提出了具体,明确,有效的行为准则。通过目前乃至未来的详细,全面的规范性指导方针,特别是鼓励互联网行业组织指导和推动网络运营商制定儿童个人信息保护的专业规范和行为准则,实现法律规范的结合是可能的。和行业自律,避免在互联网行业过度接受权利保护。影响,实现法律利益保护和产业发展综合平衡。

    因此,《规定》在注重保护儿童权益的同时,也坚持开放与发展的立法思路,努力实现安全与发展的动态平衡。例如,对于监护人的同意不坚持“明示同意”的形式,而是强调“明确告知”的前提,在人工智能出现的数字社会中,确实是没有必要的,物联网和其他新技术创新正在兴起。仅限于特定形式的同意,只要监护人能够方便、充分知情,灵活、公开的同意形式正是在保障权利的前提下促进行业发展的。从保护儿童个人信息的基本立场来看,[0x9a8b]严格遵循[0x9a8b]等上位法的规定,并紧跟保护的需要。它不会给行业带来额外的法规和负担,并在例外情况下充分考虑,计算机信息系统自动保留处理信息,并且不能将保留处理的信息标识为属于孩子的个人信息,这种情况可能是应用程序的例外[0x9a8b]。

    《规定》作为保护儿童个人信息的第一份法律文件,它具有广泛的国际视野,同时坚持多元化和面向未来的立法态度。在建立保护儿童个人信息的基本框架的同时,它也实施了创新。立法概念强调守护者是履行保护义务的最重要主体,鼓励行业规范的发展和行业自律的加强,为保护互联网上的儿童权利提供了重要的基本制度。但是,必须明确的是,《网络安全法》的引入和实施有望为更多的儿童保护支持系统奠定基础,但儿童的个人信息保护不可能在一夜之间实现。相反,这个系统需要不断实践。完善。特别是,儿童身份识别,监护人身份识别和获得同意的具体标准等标准需要逐步总结实践经验,制定一套可以有效实施的操作标准和规则,形成具有中国特色的未成年人。人性化的网络保护标准体系,可以使该保护规范系统高效,良性地运行,真正实现对儿童个人信息的完善保护,为完整的个人信息保护系统提供极其重要的立法和执法经验。

    提交电子邮件: [欢迎手稿]

    编辑:张斯皮尔

    收集报告投诉

    8月22日,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发布了《规定》(以下简称《规定》),这是改善中国个人信息保护体系的重要一步。它也是2013年后个人信息保护领域的一项特殊规定《规定》。特别是考虑到生成这种强化规范体系的背景,即《儿童个人信息网络保护规定》于2017年6月实施,《规定》被纳入第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立法计划,《电信和互联网用户个人信息保护规定》《网络安全法》已完成公众征集意见,《个人信息保护法》今年将提交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审议,并在2006年和2012年后进行第三次修订。可以看出,中国的个人信息保护体系和保护体系的系统立法对于未成年人而言,它受到高度重视和完善。相信引入《数据安全管理办法》将对推动上述两个领域的制度建设起到积极作用,为中国建立国际和未来儿童个人信息保护体系奠定坚实的基础。

    长期以来,尽管国际社会特别关注儿童的个人信息,但其特点是相关立法的不平衡。例如,美国于1998年颁布了《个人信息出境安全评估办法》,但欧盟1995年的数据保护指令没有规定保护儿童的个人信息,即使在2016年《未成年人保护法》也只有有关儿童数据保护的原则性规定。在国内和国际保护儿童个人信息的背景下,《规定》的引入是对国内外共同关注的重要回应。在制定过程中,还为儿童借用和开发了国际相关制度和规则。信息是个人信息保护的一个特殊领域,《儿童在线隐私保护法》充分体现了加强保护和特殊保护的制度共识和国际观念,充分体现了国际视野和立法的先进性。

    儿童个人信息保护系统需要考虑到儿童作为特殊主体缺乏认知和判断能力。当涉及与个人信息相关的决定和风险判断时,监护人需要代表他的帮助或法官。因此,当儿童的个人信息被收集,存储,使用,转移和披露时,只有儿童自己的同意不足以保护他或她的利益,并且需要监护人的同意。但是,儿童在个人信息的个人权益方面也具有一定的独立性。立法必须充分理解和尊重不同阶段不同类型儿童的特征和能力。这应该动态发展,并符合儿童成长的规律。考虑。因此,参照国际标准,根据我国的现状,将儿童年龄定为14岁,从而在保护,尊重未成年人权利和互联网产业发展之间取得初步平衡。并基于儿童监护人同意机制。给予儿童行使其纠正权和独立删除权的权利可以为在监护人同意的基础上保护儿童自治提供依据。

    同时,《通用数据保护条例》为儿童的个人信息提供保护,这些信息明显强于个人信息的一般规定。在保护儿童个人信息的最低必要原则中,《规定》得到更彻底的实施,规定网络运营商不得收集与其提供的服务无关的儿童的个人信息,也不得收集违反儿童的个人信息。法律,行政法规和双方协议。个人信息。与成人个人信息保护系统相比,网络运营商只要明确提示并获得主体的同意,就可以收集超出其服务范围的个人信息。上述规定更为强制性和明确性。在行使删除权利时,《规定》明确界定了行使权利的情况和方式,在《规定》的基础上提供更全面和实际的保护。针对儿童个人信息披露的事故和风险,需要建立专门的预警和报告机制,这也是基于《规定》的重要改进和发展。

    在目前没有系统和完善与个人信息保护有关的基本立法的情况下,《规定》对儿童个人信息保护系统的建设进行了详细设计,为行业提供了更为明确的指导,并通过实现。机制设计系统地加强了对儿童个人信息的保护。例如,《网络安全法》要求网络运营商制定特殊的儿童个人信息保护规则和用户协议,并指派专人负责儿童个人信息保护;对于获得监护人同意的重要义务,明确规定拒绝选项应同时提供,并规定了应明确通知的具体事项的范围;整个儿童网络个人信息处理链的相关行为,如网络运营商的访问权限设置和内部管理系统,委托第三方处理,转让给第三方,披露儿童的个人信息等,也做了全面而详尽的义务。这些法规具有高度针对性,为行业提供了具体,明确和有效的行为准则。通过当前和未来的详细和全面的规范性指导,特别鼓励互联网行业组织指导网络运营商制定行业规范和行为准则,以保护儿童的个人信息,有可能实现法律规范和行业自律,避免互联网行业。受权利保护过度影响,实现法律保护与产业发展的全面平衡。

    因此,在关注保护儿童权益的同时,《网络安全法》也坚持开放和发展的立法思想,努力实现安全与发展之间的动态平衡。例如,对于监护人的同意,不要坚持“表示同意”的形式,而是要强调“以清晰明确的方式通知”的前提,在人工智能,互联网的数字社会中确实是不必要的。事物和其他新技术创新正在出现。仅限于特定形式的同意,只要监护人能够轻松而充分地了解,灵活和公开的同意形式恰恰是在保护权利的前提下促进行业的发展。从保护儿童个人信息的基本立场来看,《规定》严格遵循《规定》等上级法律的规定,并严格遵循保护的要求。它没有给行业带来额外的规定和负担,并且充分考虑在例外的情况下,例如,计算机信息系统自动保留处理信息并且保留处理的信息不能被识别为属于孩子的个人信息可能是应用程序的一个例外《规定》。

    《规定》作为保护儿童个人信息的第一份法律文件,它具有广泛的国际视野,同时坚持多元化和面向未来的立法态度。在建立保护儿童个人信息的基本框架的同时,它也实施了创新。立法概念强调守护者是履行保护义务的最重要主体,鼓励行业规范的发展和行业自律的加强,为保护互联网上的儿童权利提供了重要的基本制度。但是,必须明确的是,《网络安全法》的引入和实施有望为更多的儿童保护支持系统奠定基础,但儿童的个人信息保护不可能在一夜之间实现。相反,这个系统需要不断实践。完善。特别是,儿童身份识别,监护人身份识别和获得同意的具体标准等标准需要逐步总结实践经验,制定一套可以有效实施的操作标准和规则,形成具有中国特色的未成年人。人性化的网络保护标准体系,可以使该保护规范系统高效,良性地运行,真正实现对儿童个人信息的完善保护,为完整的个人信息保护系统提供极其重要的立法和执法经验。

    提交电子邮件: [欢迎手稿]

    编辑:张斯皮尔

    博士生硕士生

    资阳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princesdrawingschool.org 技术支持:资阳新闻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