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社会新闻 > 正文

服刑犯在狱中感染艾滋病 维权7年获10万国家赔偿
  • 发布时间:2019-11-19
  • www.princesdrawingschool.org
  • 一名吉林男子在服刑期间多次进入监狱管理局医院接受治疗,被发现感染了艾滋病毒。吉林省高级法院裁定,他的感染应该发生在监狱里。 以此为由,该男子对四平监狱提起了行政赔偿诉讼。 他还就吉林省高级法院裁定的10万元国家赔偿不服向最高法院提起上诉。

    今天早上(11月7日),新京报记者从吉林省高级法院证实,最高法院昨天(11月6日)在中国司法文件网上发布了《国家赔偿决定书》 《决定书》显示申诉人赵容晖想要索赔800多万元。判决后,四平监狱给了他10万元的精神安慰,“没有任何不当行为”,因此赵容晖的申诉被驳回。

    最高法院认定四平监狱给予赵荣辉10万元精神抚慰金“并无不当”,驳回赵荣辉的申诉。  中国裁判文书网截图

    最高法院裁定在四平监狱给赵容晖10万元精神安慰费“没有什么不当”,驳回了赵容晖的上诉。 中国司法文件截图“伤残后抢劫杀人未遂、服刑期间多次住院”吉林省高级法院赔偿委员会发现,前厨师赵容晖2001年9月从二楼意外摔倒,造成腰部以下截瘫,为二级伤残 从那以后,他靠生活津贴和手工制作的零工以及父母和兄弟的照顾生活。 2008年6月5日,赵容晖与其他人合谋实施抢劫和故意杀人(未遂) 同年9月,长春市二道区法院作出一审刑事判决。赵容晖被判抢劫罪和谋杀未遂罪,判处有期徒刑20年,至2028年9月7日止

    赵容晖对此结果提出上诉。

    2008年11月24日,长春市中级法院驳回赵容晖的上诉,维持原判 案件刑事判决生效后,赵容晖于2009年1月15日进入四平监狱服刑。 由于身体原因,赵容晖服刑期间多次进入吉林省监狱管理局中心医院接受治疗。

    2011年5月31日,赵容晖因吞咽金属异物再次入院治疗。在此期间,他于同年6月1日接受了艾滋病毒抗体检测,结果尚待复审。十天之后,经吉林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艾滋病毒抗体确认,检测报告呈“阳性”

    吉林省高级法院赔偿委员会也发现赵容晖在四平监狱服刑期间也在监狱内部医院接受监督和治疗。 与此同时,赵牟伟(2004年接受艾滋病毒感染检测),一名在赵容晖监管病房(大部分是一个单独的房间,有专门的护理人员)监管和治疗他的房间的囚犯,去了赵容晖的房间和赵容晖聊天,下棋,和赵容晖上厕所。

    感染艾滋病毒的囚犯,提起行政赔偿诉讼

    2010年11月至12月,赵牟伟的案件反映出“发热伴皮疹症状” 然而,在2011年9月之前,四平监狱医院没有投入使用监测设备。 根据赵容晖的相关案例,“在相关监督医疗期间没有输血记录” “

    因此,赵容晖基于上述原因在2012年至2014年间提起了行政赔偿诉讼

    《新京报》记者梳理了司法文件网的相关材料,发现该案已由吉林省四平市铁东法院、四平市中级法院和吉林省高级法院审理,最终以“该案不属于行政诉讼范围”为由裁定驳回起诉

    正在服刑的赵容晖在2013年、2014年和2018年被减刑三次,总共减刑3年零3个月。他的刑期现在到2025年6月7日结束 四平监狱提交的证据显示,赵容晖在被拘留和监禁期间的医疗费用已超过25万元,全部由监狱方承担。

    吉林高等法院确认申诉人在服刑期间感染了艾滋病毒。

    经审查,吉林省高级法院赔偿委员会认定赵容晖在四平监狱服刑期间感染了艾滋病毒 赵容晖于2008年9月10日、2009年6月18日和2010年6月30日检测了艾滋病病毒抗体,均为阴性。2011年6月10日,艾滋病毒抗体检测呈阳性

    根据国家卫生部发布的《病毒感染诊断标准》中“艾滋病病毒潜伏期和窗口期的相关规定”,以及世界卫生组织对艾滋病病毒窗口期的确定和中国的医疗实践,“本案可以排除赵容晖入狱前感染艾滋病病毒的可能性,即可以确定他在四平监狱服刑期间感染了该病毒。

    此外,据证据显示,赵容晖和赵牟伟在四平监狱接受监督和治疗期间有过接触。吉林省高级法院认为,“四平监狱存在监管过错,应当承担一定的赔偿责任。” "

    根据吉林省高级法院发布的《赔偿决定书》,虽然四平监狱告知赵牟伟和赵牟伟的护理人员(也在服刑)不允许赵牟伟在其他房间接触其他人员,但在实际监管中,四平监狱并没有严格管理和有效阻止赵牟伟进出赵容晖的房间,使得赵牟伟在感染的情况下接触到了赵容晖。

    对赔偿不满,他向最高法院上诉,要求赔偿800多万元被驳回。

    虽然吉林省高级法院赔偿委员会确认赵容晖“服刑期间感染艾滋病”,但裁定“四平监狱应向赵容晖支付10万元精神损害赔偿,驳回赵容晖的其他国家赔偿请求。” 然而,赵容晖对赔偿决定不满意,并向最高法院提出了申诉。

    赵容晖在申诉中建议最高法院责令四平监狱赔偿人身伤害(包括护理费151.2万元、继续治疗费50万元、康复残疾生活津贴50万元、家属生活费120万元),并责令四平监狱赔偿精神伤害

    最高法院认定,自赵容晖服刑以来,四平监狱一直负责其疾病的治疗和护理,实际治疗费用和生活费用均由监狱承担。 虽然是次生残疾,但残疾事实发生在服刑前,四平监狱不是残疾赔偿义务人。

    最终,最高法院裁定赵容晖在四平监狱服刑期间感染了艾滋病毒,这是我国《国家赔偿法》第35条规定的造成精神损害和“严重后果”的案件。四平监狱应依法给予赵容晖精神安慰,“并决定向负有赔偿责任的机关四平监狱支付赵容晖10万元精神损害赔偿金” "

    资阳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princesdrawingschool.org 技术支持:资阳新闻网 | 网站地图